中华新闻网
·加入收藏 ·设为首页
·关于我们 · 联系我们
   简体 | 繁体
 
 中华新闻网首页 >文化大观 > 文学园地
 
一声梧叶一声秋  一年别离一年愁
时间:2020/10/20 17:31:15      来源:中华时报/中华新闻通讯社     作者:李昂

IMG_20201020_230948.jpg


金秋的落叶纷纷落下,这个小城里的人们,拖着疲惫的身躯,行走在回家的路上,在炊烟袅袅处品味着人间百态。小城的春夏秋冬,在人们的言语中,在清晨的匆忙中,在铺满整条街的金黄中,而我的秋天,定格在了2019年的10月。今年的10月4号,满街扬起的国旗和满街飘香的月饼,国泰民安和阖家团圆,国与家撞了个满怀,而2019年的10月4号(农历9月初六),父亲却离开了我们。眼看着农历9月初六就要到了,距离他离开一周年的时间越近一天,往事就更清晰一天,我的心就跟着酸楚一天。


往事无法忘记吧,许多个深夜,它总冒出来,像朝霞和清霜一样新鲜,它不停的说:“如果不面对,它是过不去的”。父亲逝世后,我们在悲痛和惋惜中一年的时光悄然而逝,也不知父亲在那边过的如何。犹觉君还在,清醒独一人,我常常在夕阳落山的时候张望着城市的东边,希望可以捕捉到记忆中的父亲的温存画面。山河秀丽秋意盎然,夕阳落山月色冉冉,借着此刻的明月,愿我和父亲可以隔着银河与人间,共诉思念。


父亲是武威的一个文史学者,看过太多的书,话语间便不沾烟火气息,现实想的太少,便天真率性了很多。一种来自文人的清高,功名利禄在他眼里也就不重要了,他眼里有他认为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书写武威文化历史,做一名好记者,有点钱便买来一堆一堆的文史资料存放在家中。父亲去世的那天,来看望父亲的朋友都敬着最好的烟,而他生前只不过抽着五块钱的烟,葬礼上很多人对我说:“多给你爸爸烧点,不能停。”我在想,这些他是否能收到,如果能收到,他终于不清贫了,终于能抽上好烟了。他的一位同事说道:“如果树上有一颗好吃的桃子,那也得你自己亲手把他摘下来,林山这个人啊,就是懒,懒得要,也不在乎,”是的,父亲就是这样的人,也不知是文人的清高,还是自己的腼腆,很多机会和他擦肩而过,但是在他内心深处,真正值得他伸手去摘得那个“桃子”,是武威的文化历史,是知识的浩瀚,是赤城的社会责任感。自从2010年《牛鉴》的出版,打开了他创作的欲望,每天便不觉天明的熬夜写作,自我上小学起,我在写作业他在写作,我清晨起来去上学了,他还在写作,我心疼的说:“爸爸,你别熬夜了,明天写吧。”他抬头看看窗外说:“呵呀,天亮了。好,今晚又写了六千字,值了值了”,过去胡乱擦两把脸,带着我吃个饭又去上班了。


IMG_20201020_230429.jpg


现在我上班的时候,会路过我们一起曾经吃饭的小饭馆,会张望回忆里面埋头吃饭的我们,看到朝霞也会恍惚觉得,父亲在前面抽着烟皱着眉头背着手在那里等我。想想父亲在另一个世界,是不是也是如此,不要功名利禄,只要问心无愧。父亲的性格比较随和,好烟烂烟都是吹出去的烦恼而已,好酒烂酒都是三两下肚的放松而已,因为他性格随和率真,他天南海北的朋友评价他:“他过一城就醉一城,就有一城的粉丝喜欢他。”诗友、文友遍布全国,父亲去世的诗歌挽联多达几百首,出了一本集子叫《劫贤记集》,同样也是他的好友整理出版的,可见他的友情是比我辈交往的友情还要深厚的。


父亲的一生结交了很多珍贵的朋友,他所生活的这个城市、政府还有他所工作的单位对他都很好,父亲不在后,政府无微不至的关心,单位领导的关爱和社会各界人士的重视,都是我们一家人走下去的动力。过年过节会来看望我们,购买过冬的煤炭,御寒的衣服,以及生活用品。我常常看着叔叔阿姨对我们的关心及怜悯的眼神,心中都会感激涕零,谢谢无数关心我们的人,谢谢他们像对待自己女儿一样对待我,对待父亲的那种惜才之情像对待家人一样,如果父亲可以看到应该会十分欣慰,来人间一趟,的如此多人的关爱,收获的种种情谊,让我觉得父亲此刻心窝一定是暖的。


父亲去世后,我常常和母亲去他的墓地看望他,但除了一排排的墓碑,回应母亲撕心裂肺痛苦哀嚎的只有天空中盘旋的几只乌鸦。有次我去的时候带了一把老家的粮食,想麦苗出来后,乌鸦就不会和父亲抢他碑前的食物了,但乌鸦怎么会尊敬一位逝者,在空中敷衍的回应几声,赶我们快走、快走,瞄准了我们的脚步,前脚走,后脚便任由他们扑上去。他曾说老家是天梯山佛祖后腰的一颗痣,我相信万物皆有灵,祈祷它们吃过佛祖的粮食,喝过佛祖的水,也可以去渡化一片寂寞的天空。都说梦是个神奇的事情,父亲仿佛通过梦境给我传递他的思念,在父亲去世的很多天后,他来到了我的梦里,坐在沙发上痛哭着,他说他已经知道自己不在了,要我坚强起来,要我多写多练不要荒芜了,要我常去看望爷爷奶奶,要我照顾我八岁的妹妹。我怕我忘了梦中的嘱托,醒来用手机赶忙记录下来,母亲听到后问我:“他有没有提到我?”我摇了摇头,她眼里的光迅速暗淡下去说:“他是真的不要我了,忘了我了……”看着广阔无垠的山脉,我总想父亲是否也每日驻足在此,看着山脚下生活了数十年的大地,会不会也想起在人间思念他的人。


如今回家后,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,夜里听雨的时候也看不到那盏永远在工作的台灯。日子虽然渐渐平和了,但更多的时候“新鲜朝霞和清霜”,总是会让我觉得他还在,转头只是看到父亲那张黑白的,带着一丝尴尬,一丝不舍,一丝歉意的照片。父女一场,父亲没有问我要过一件东西,临别之时只是要了我指尖上的一滴血,用来写他的名字,而我能给父亲的,只是一口简单的饭,一件洗净的衬衫,这一场我欠他太多太多了。从此以后,我再不是那个躲在父亲身后的傻丫头了,他教会了无数做人的道理,这便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财富,精神世界的充实让我明白为人坚毅,有所追求,实现做人的价值,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,我将带着这份记忆去成长。


愿此刻明月共同照耀你我,托去我对您的思念,愿您多到人间看看我们,或者清风或者落叶,或者朝霞或者落日,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相聚,那时再诉离殇。

责任编辑:杨冰心
0

    >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 验证码
网友评论栏: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,不代表本网立场
 
 新闻排行榜
1 10/23新冠肺炎全球最新情報
2 美爆電郵強逼挺川普 情
3 新冠肺炎全球最新情報10/22
4 高新科技为农产品安全保驾护航(图
5 CMEF中國醫療器械博覽會 今閉
6 菅義偉:自由開放印太構想 並非要
7 香港新增8宗新型肺炎確診&nbs
8 应对新冠危机:“中国可以调动大批
9 10/21新冠肺炎全球最新情報
10 第一期中英华人发展论坛顺利召开
@中华时报传媒集团授权本网站版权所有 咨询邮箱: cnews@vip.163.com